Square Enix展前发布会:热饭热吃,冷饭也热吃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0

  如果你记不起去年E3上的Square Enix(SE)展前发布会,那是很正常的——除了播半小时片、放出10个游戏的预告之外,他们可以说是什么都没干。

  今年就大不一样了。由于索尼早早宣布缺席E3,除了压轴大佬任天堂之外,SE成了第一个,也是唯一一个拥有独立展前发布会的日本厂商。在这个前提之下,SE的确更加走心,在1小时15分钟左右的发布会上,拿出了不少玩家喜闻乐见的内容。

  去年,卡普空凭借《生化危机2》重新定义了“重制版”。从本次发布会的力度来看,SE虽然没有明说,但也希望《最终幻想7:重制版》能够达到这样的高度。

  6月10日,SE提前公布了《最终幻想7:重制版》预告片和发售时间,把玩家的期待值又钓足了一些。到了发布会当天,那些大家明知道有什么,但就是藏着掖着不放出来的东西,在完整版预告片和Boss战演示视频里都亮了相——游戏模式、战斗系统、发售方式、蒂法、萨菲罗斯……

  

  萨菲罗斯,建模其实有点糙……但等的就是萨菲罗斯!

  不论符不符合心理预期,玩家还是很吃这一套的。《最终幻想7:重制版》售价329.99美元的“典藏版”在发布会结束后不久即告售罄,可见粉丝挑刺归挑刺,花起钱来还是毫不手软。要知道,这329.99美元(约合2283元人民币)买的只是第一章,后续共有几章,SE还没有透露。

  不过从第一章标题“米德加尔篇”来看,游戏至少有3至4章,以标准版59.99美元的价格而言,一部“完整版”《最终幻想7:重制版》大概也要180至240美元——即使有情怀加成,它的质量也必须对得起这个价格。

  

  据说已经订光了

  目前看来,《最终幻想7:重制版》唯一令人担心的问题就是战斗系统的视角与运镜。战斗演示视频中,克劳德和巴雷特面对大体型Boss时多次出现了近战仰视视角,而我们目前还不知道这样的视角在实际游戏中会如何处理。从视频看来,玩家在战斗中使用技能需消耗ATB槽,打出“Break”之后才能对敌人造成大量伤害,同时可以随时切换角色——最后一点对视角和运镜的要求就比较高。这个问题在不须玩家控制走位的《最终幻想13》中还不算明显,然而到了《最终幻想7:重制版》,SE显然要多下一番功夫。

  

  像这种视角还是越少越好

  2018年5月,索尼互动娱乐(SIE)社长小寺刚表示,PS4已经进入了其生命周期的最后阶段。刚刚过去的微软展前发布会上,新世代主机Project Scarlett已经高调登场。也就是说,留给第8世代游戏主机PS4和Xbox One(忘记天国的Wii U吧)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  在第8世代的尾声,SE交出的是《Outriders》和《漫威复仇者联盟》这两份答卷。

  《Outriders》由波兰开发团队People Can Fly制作。虽然预告片中并没有展示具体玩法,但从此前曝光的信息来看,它将是一个第三人称合作射击游戏。开发团队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射击和枪械的热爱,他们为游戏设计了数量众多、风格各异的枪械,这对于同样喜爱射击的玩家无疑是一个好消息。

  

  从预告片来看,又像是个废土风格科幻作品

  E3版本的预告片没有提供太多信息。此前在社交平台上,玩家对《Outriders》的反响不太热烈,甚至有点儿嘲讽——假如它是3人版《求生之路》,那看上去的确没什么意思。不过,People Can Fly的制作水平仍然值得信赖,他们在《战争机器:审判》《子弹风暴》和《堡垒之夜》里积累的经验足以令《Outriders》的质量有所保障。

  

  我们目前还不知道《Outriders》的具体玩法

  《漫威复仇者联盟》是水晶动力工作室的最新作品。“复仇者”这个IP的量级自然不必多说。预告片显示,玩家可扮演美国队长、雷神、绿巨人、钢铁侠、黑寡妇其中之一(是的,他们漏掉了鹰眼),在一个复仇者受到群众谴责的事件之后粉碎反派们的阴谋——这个设定听起来也很眼熟,不过制作团队已经承诺游戏将采用全新原创剧情。从预告片最后蚁人的镜头来看,后续还有其他角色登场,制作团队表示“角色更新全部免费”,且“没有开箱和内购”。

  

  仍然没有鹰眼

  你很难不把《漫威复仇者联盟》和去年的《漫威蜘蛛侠》作个比较。虽然这不太公平,但谁让它们都挂着“漫威”的招牌呢?

  在PS4试玩版面世之前,两个游戏的画质、手感还不好比较,但至少在角色造型上,《漫威复仇者联盟》已经让粉丝抱怨连连——倒不是说一定要用电影版演员的脸建模(实际上也很难做到),但与《漫威蜘蛛侠》中年轻可爱的彼得·帕克相比,《漫威复仇者联盟》各位超级英雄的脸确实差了点儿意思。

  角色方面值得一提的,大概只有“神秘海域”里的德雷克兄弟又在“复仇者联盟”里重逢——为德雷克兄弟配音的Troy Baker与Nolan North在游戏中分饰“绿巨人”布鲁斯·班纳和“钢铁侠”托尼·史塔克。如果他俩的角色换一换,或许会更有意思:Troy Baker还出演过“阿克汉姆”“乐高”等几个系列里的“蝙蝠侠”布鲁斯·韦恩,只差一点儿,他就可以达成“出演DC、漫威两大知名土豪”的成就了。

  

  明年5月发售,相对而言属于淡季

  SE在本次E3发布会上的第一个“新作”实际上来自发行部门。一个宣传视频展示出,自2016年开始,SE一直与中小游戏开发商、独立游戏开发者合作,为他们提供发行服务。2020年,竞速游戏《Circuit Superstar》和第一人称射击游戏《军团1944》(Battalion 1944)都是值得关注的小众作品。

  

  《Circuit Superstar》

  

  《军团1944》

  此外,《奇异人生2》第3章也播放了最新宣传片,不少游戏媒体都给出了高分。新章当日上线,并非画饼。

  微软发布会上播过片的《消逝的光芒2》(Dying Light 2)在SE发布会上播出一段新片。游戏预计于2020年春季发售。

  曾在年初任天堂直面会上亮相的ARPG新作《鬼哭邦》(鬼ノ哭ク邦)也确定了发售日期——2019年8月22日。作品由东京RPG工厂(Tokyo RPG Factory)负责开发,画风清新可爱,将登陆PC、PS、Switch等平台。

  

  今天就可以玩到《奇异人生2》第3章

  

  ARPG新作《鬼哭邦》

  另几部表现稳定的作品同样在本届E3发布会上露面,相当于“老朋友出来和大家打个招呼”,比如《八方旅人》和《勇者斗恶龙:建造者2》。《勇者斗恶龙11S》也播了一段新预告片,距离今年秋季的发售期已不遥远。

  

  “老朋友”《八方旅人》

  

  今年7月22日,欧美玩家也可以玩到《勇者斗恶龙:建造者2》了

  《王国之心3》公布收费DLC《Re Mind》,将于今年冬季推出。DLC内容与此前推特上的曝料版本差别不大,精细程度不免有所降低。不过对于国内玩家而言,中文版《王国之心3》上市不久,未来的DLC想必也可以同步中文,算是一件好事。

  

  《王国之心3》收费DLC《Re Mind》

  在《最终幻想7》宣布重制、《最终幻想10》和《最终幻想12》纷纷复刻时,一条留言悄悄冒了出来:“SE不复刻《最终幻想8》是因为游戏代码丢了!我们永远也看不到《最终幻想8》重制版了!”

  虽然SE很快辟了这个谣,然而《最终幻想8》一直有意无意地被冷落,倒也是个事实。到了本次E3,SE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出“你们不是要《最终幻想8》复刻吗?这就是!”了。

  复刻版《最终幻想8》自然达不到《最终幻想7:重制版》的高度,仅仅是在原版基础上高清化(考虑到原版的平台和画质,这其实已经很不容易了)。不过,既然今年之内就能在PS、Xbox、Switch和PC平台上再次听到经典的《Eyes On Me》,其他的瑕疵又算得了什么呢?

  

  脸确实是很高清

  自从《最终幻想7》重制之后,SE对“最终幻想”这个IP的深度开发又陆续提上了日程。本次E3,除了举世瞩目的《最终幻想7:重制版》和迟到的《最终幻想8:复刻版》之外,此前一直由任天堂独占的《最终幻想:水晶编年史》宣布高清复刻,加入多人在线模式,年内也将登陆PS、Switch和移动(Android 、iOS)平台。

  

  NDS玩家或许还对《水晶编年史》记忆犹新

  趁热打铁,“手游大厂”SE表现较为优秀的《最终幻想:勇气启示录》(Final Fantasy Brave Exvius)也推出了新章《幻影战争》(War of the Visions)。但游戏仍在开发之中,尚未确定是否移植到其他平台。

  

  手游《勇气启示录》全球下载量已经超过3900万

  《最终幻想14》同样迎来了重要更新。制作人吉田直树在本届E3发布会上宣布,游戏5.0版本《漆黑的反逆者》(Shadow Bringers)将于7月2日于国际服更新。新版本除了开放“枪刃”与“舞者”两个新职业之外,还在等级、地图、种族、副本、战斗系统等方面进行了全方位更新。

  

  《最终幻想14》迎来5.0版本更新

  此外,去年在PS4上复刻过的《最后的神迹》(Last Remnant)即将登陆Switch平台,发布会当天即可购买。

  《浪漫沙迦3》宣布重制,覆盖全平台(包括Android和iOS);《沙迦:绯红恩典》也将登陆PC、PS以及Android、iOS平台。二者均未确定发售日期。

  

  两作“沙迦”都覆盖到了移动平台

  毫无疑问,SE的本次E3展前发布会受到的关注要比去年多得多,他们自身投入的精力自然也多得多。从发布会时长到播片顺序安排,也可以大致推断出SE在继续经营“最终幻想”的同时,也不忘广开门路制作新IP、合作IP的方针。

  游戏发售日期也涵盖了立即可玩、近期发售、年内发售、次年发售等多种类型,显得更加“务实”。确定发售日期或发售时段的作品增加,“播个片就走”的比例有所降低——近几年来,采取这种“务实”做法的日本厂商似乎越来越多,比起天马行空地画饼,“实话实说”无疑显得更加真诚。

  对玩家来说,这当然也是一件好事。